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人事变动

或心有不甘,日产COO上任即离职

路透社报道,日产汽车副首席运营官关润表示,他已决定离开日产。从12月1日正式履新,到如今提出辞职,仅过去短短24天。

就在今年9月,关润和内田诚一样同被视为日产CEO的人选,关润也被外界视为最有力的竞争者。他是内田诚的前辈,内田诚此前掌管中国区就是继任关润的位置,而日本企业一般比较崇尚辈分文化。

值得注意的是,关润在巴黎曾工作了一年,起初被认为是相对接近法国汽车制造商的日产高层。但据日产内部爆料,关润在与雷诺CEO盛纳德的会谈结束后,直截了当地对同事说,自己与法国人存在分歧,甚至发生了“争论”。最终内田诚也由于更受雷诺的支持而成为了日产汽车CEO。

关润表示,他将离开日产,加入总部位于京都的汽车零部件和精密马达制造商日本电产株式会社,担任总裁一职。

“我热爱日产,我很抱歉没有完成公司的复兴工作。但我已经58岁了,这次机会我真的无法拒绝,这可能也是我最后一次有机会领导一家公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关润坦言,“这不是钱的问题。事实上,离开日产我会受到经济损失,因为日产给了我丰厚的报酬。”但关润拒绝进一步阐述离职的具体原因。

有日产消息人士透露,在10月被任命为日产高层管理人员后,关润、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和首席执行官内田诚迄今未能团结成一个团队。

消息人士表示:“这些任命没有立即产生凝聚力,没有产生很强的化学反应。”

据悉,关润可能将于明年1月正式离职。此前他曾在日产工作了30多年,其中包括负责该公司在中国的业务。据公开资料显示,关润自2013年4月派驻中国,任东风有限董事兼副总裁,2014年初开始担任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并于2018年3月升任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高级副总裁,负责生产工艺与流程管理。

今年10月,日产任命关润担任日产汽车公司副首席运营官,与首席执行官内田诚以及首席运营官阿西瓦尼·古普塔组成日产全新的领导层,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旨在恢复业绩,并努力摆脱戈恩对日产及其雷诺日产联盟产生的巨大影响,翻开全新的一页。

对此报道,日产汽车和日本电产株式会社均拒绝置评。

目前,日产正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在日产内部人士看来,关润此时辞职无疑扰乱了日产扭转业绩、恢复销量的计划。


根据公布的数据,2019财年第一财季(3~6月)日产全球销量为123万辆,同比减少6.0%;销售额同比减少12.7%;净利润仅64亿日元,同比下跌94.5%;第二季度(7~10月)状况持续恶化,全球销量下降7.5%至127万辆,同期的营业利润为300亿日元(约合2.7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12亿日元暴跌了70%。

日产汽车将2019财年的全年营业利润预期下调了35%,至1,500亿日元,这将是该公司11年来最糟糕的全年业绩。同时,该公司目前预计全球汽车零售额为520万辆,低于此前预测的550万辆,这也将是6年来最糟糕的年销量。

日产已经缩减了最初的目标,计划到2022年将营业利润率达到6%,而不是之前设定的8%目标;营收目标设定为14.5万亿日元(合1,308.4亿美元),低于此前16.5万亿日元(合1,488.9亿美元)的目标。

伴随着不佳业绩,日产汽车在今年7月份表示,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5万人,削减10%的产能和产品线;裁员将在2023年3月前完成,裁员人数约占日产全球员工数的10%。

及时恢复业绩、节约成本投资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进行转型,以及更新新车型代替老旧的产品系列,恢复与雷诺的联盟股三系,都是现任日产汽车新高层面临的难题。

此外,日产汽车还需要照顾投资者的情绪。今年以来,日产汽车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3%,去年则下跌了22%。

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日产汽车目前有望在截至2022年3月的一年里,在削减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方面累积产生数千亿日元的效益(1000亿日元大致相当于9.15亿美元)。

当被问及他离开日产是否因为被排除在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之外时,关润表示事实并非如此,但没有详细说明。 

转载声明: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谢谢合作。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7号楼5层 邮编:102600 电话:010-63425939 E-mail:autoreview@caam.org.cn
《汽车纵横》杂志社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30302号-2